有堇.

【我英乙女】暴躁龙哥

反正也没人看

随便ooc

嫖我心爱的爆爆


01

天空传来一声巨响,已经是这个月的第547次了。

山洞里那条龙到底是发情了还是怎么的,频繁发声搞得村里城里人心惶惶。

来了个穿着奇装异服的人说是山里的神暴怒了要献祭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进山。

........

这么老套的剧情。

作为村里无父无母无依无靠的唯一孤儿,靠着大家扶持生存到现在的我很荣幸当选了这个献祭对象。

“天天吃我们的穿我们的也是时候报恩了吧?”

“早就觉得烦了,活也不干凭着一张脸就蹭吃蹭喝的。这种人早就该.......”

又是那群尖酸刻薄的老女人在嚼舌根。

去就去吧,和呆在这个村里恐怕也没什么区别,这样想着。

临走前偷了把隔壁老女人家的木刀,摘了几颗果子出发了。






02

摘的果子凑合着吃着混了三天也没看见那龙的影子。

被那奇装异服的人耍了吧。

要不就是为了早点把我这祸害赶出去设下的局?emmmm不就是坑了点东西吃要这么狠吗。

正想着,身后就突然被重击,昏了过去。

..........

大概是被肚子的饥饿所唤醒的,周围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似乎身处洞穴深处。

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的?晃了晃脑袋表示完全记不起来了。顺着透进来的那么一束光观察了一下周围,这洞底的触感还怪不错的,滑滑的,软软的,还带点温度。

嗯,很舒服。

突然有什么液体滴到了自己脸上?伸出手摸了摸。嗯黏黏的,还有一股说不出的奇怪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股寒气从背后袭来,转了个身,一双猩红色的.........眼珠么?有种正在盯着自己的错觉,倒影出了自己的样子。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吓了一跳的我瞬间掏出了隔壁婆娘那偷来的一把木刀砍了上去。

刚刚似乎还柔软的龙皮肤似乎又变得坚不可摧,木刀在碰到龙的一瞬间就断裂了。

.......

“你就打算用这个打我?”你惊悚的看着这条大龙脸上出现了轻蔑的表情。

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甚至都忘记了逃跑。

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龙这种生物啊...自己不但见过了还亲密接触了。

“一巴掌就能拍死的人类,为何闯入本大爷的领地?找死吗?”

....这龙说话还挺欠揍。

“哦,我是被村里人献祭献来给你吃的。”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大龙一脸好笑的看着你“就你?塞牙缝还不够呢。快点滚回去。”...为什么一条龙的表情变化会有这么多,看的心情有点复杂。

又想到村里人那副丑陋的嘴脸,你干脆一屁股坐了一下和龙面对面。“你爱吃不吃,不吃当然是最好,就算你不吃我也不会回去那个鬼地方的。留在这里说不定也就蹭你吃蹭你喝的,你不如早点把我解决掉算了?”

龙一愣一愣的,这样一心求死的人类他还是第一次见,他又从嘴里喷出了火焰把女孩带来的包给烧了以示警告。“再不走你的下场就和这东西一样,想让我试试人肉烧烤吗?”

对面的女孩一言不发,乖巧地躺在了地上。

任君宰割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名为爆豪胜已的龙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心情mmp,什么叫头疼。








03

爆豪最后还是没把这个欠揍的女人烤了。

怜香惜玉什么的是不可能的,只是因为他实在没力气了而已。因为之前来的一位勇士嚷嚷着要为民除害,虽然说勇士最后被烤了,爆豪自己还是受了不小的伤,之前搞得人心惶惶的那547次叫声也只是爆豪病痛复发的惨叫而已。

发现这一点,你拍了拍身上的灰走出洞口,走向森林。

...........

被她逃掉了。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村子的人来围剿他然后死亡?又或者半死不活的被赶到其他地方?

反正最后都是死,大不了同归于尽。

爆豪闭上了猩红色的眼睛,等着第二天的到来。


天亮了。

当你灰头土脸的抱着一堆奇奇怪怪的药草回来的时候,爆豪正眯着眼睛危险地盯着你。

你无视了他的警告,搬起一块石头开始碾压药草。

“怎么?砍不死我就想毒死我?”

你翻了个白眼,没想到这龙不仅暴躁欠揍还有被害妄想症。

“我给你伤口上药,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拿起自己刚刚高温消毒过的一桶凉水扑上去,然后抓起黏糊糊的研磨完的药草就往那大的惊人的伤口走过去。爆豪疼的龇牙咧嘴,张开嘴对着你就是一个喷火。

“谁他妈要你救,再靠近一步老子就把你烧成灰。”

你无视了爆豪的警告,自顾自的继续接近。爆豪恼了,你感觉到胳膊一阵刺痛,他果真没骗你,对着你就是一阵喷火。胳膊的大面积烧伤也没使你停下手上的动作,麻利地抹着药草。

爆豪也没想到面对他的攻击你居然连躲都不躲,幸亏他控制了范围不然你岂不是整个人都要烧伤了。

“你傻逼吗??为什么不躲?”

“......我不跟受伤的傻龙计较。”

爆豪少见的没有和你互怼,你挑了挑眉,继续为他上药。

“没想到你智商那么低居然还会做这种事情?”爆豪问你。

“以前偷人家东西吃经常被打,你以为我靠的什么活到了现在。”你轻描淡写的盖过,爆豪看了看你,沉默了。








04

因为半夜去采药的缘故,刚给爆豪擦完药你就嚷嚷着困然后倒地睡下了。爆豪轻轻咒骂了一声,咬着你的衣服把你靠到了自己身上。

“切。要不是看在这家伙还有点用的份上老子早把她烤了。”

“才不是因为看的顺眼什么的,留着当个备用粮或许不错...”

爆豪自言自语着。

看着女孩刚刚被他烧伤的地方,爆豪难得心里有了那么一丝愧疚,伸出舌头舔了舔。沉思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自爆豪似乎默许了你住在这里后,你就天天马不停蹄的跑来跑去的,又是摘果子又是拔药草的,就怕亏待了这条暴躁的龙。俗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爆豪也在你的照顾下伤口好的快多了。


爆豪的伤总算好了,没理你一下就自顾自的飞走了。你也没多管,抓起自己摘的果子就是一顿乱啃。这几天照顾这条龙可把自己给累坏了。

没多久爆豪就回来了,嘴里还叼着一只奇怪的动物。动物半死不活的,爆豪把它放在架子上。喷一口火,香味四溢,你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爆豪开始享用自己的美食了,朝着你得意地哼了一声,咬下了一块和你头差不多大小的肚子上的肉丢到你手里。

“本大爷赏你的,尝尝吧。”

你都来不及向他道谢就狼吞虎咽地开始吃肉,天知道你有多久没开过荤了。自从你爸妈去世之后,你似乎就没有吃过几顿肉了。

看你吃的那么香的样子,爆豪哼了一声回了洞里。

........

从那次之后你和爆豪就默契的你摘果子摘蔬菜他烤肉,日子过得可不是一般的舒服。









05

爆豪的伤好了,自然也就不会再瞎嚎影响到村里的人了。你趁着爆豪午睡的时候,背了一袋果子背了吃剩下的肉朝某个方向走去。装睡的爆豪睁开了猩红色的双眼看着你的背影。

......

回到村中,村里人们一改往前对你的态度,甚至把你当成了神女。你拿出果子和肉分给村民,村民们还为你建造了一所屋子,你再也不用露宿森林到处偷人食物了。每天都有人为你端茶倒水。

在你某次饭后散步的时候,森林方向似乎有个男性,靠在树旁,猩红色的眼睛,有些熟悉。金色的头发,上面撒着银色的月光。那位男性冷哼了一声,你愣住了。

忽然又消失不见了,你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错觉,你又再次想起那条山洞里的龙。

道别都没一声,他会生气吗?我不在的时候他有没有好好吃蔬菜?他会不会想我?我是不是应该回去看看他?要怎么和村里人解释呢?

你自己都没发现,内心的思念已经满的快要溢出来了。

......

那个蠢女人已经走了3天了。

洞里变成人形的爆豪暴躁地抓了抓头发。他不知道是为什么,这几天内心总是很不安,很不爽。不管做什么都不痛快。他也不知道,一天天数着你消失的日子到底有什么意义。

她是不是不回来了。

她不回来干我屁事,回来还要给我添麻烦,我一个人乐的逍遥自在。

实在想不出来个结果,爆豪放弃了思考,靠在墙壁上想睡觉。又习惯性的往身旁一摸,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妈的,睡也睡不着,真他妈烦人。

再不回来就干脆抓回来算了。

爆豪这样打算着。











06

村民们说要屠龙。

你被献祭还完好无损甚至面色红润的回来,屠龙的任务自然是交给了作为神女的你。

根本就没有必要啊。龙住在洞里,不吃人不伤人,到底为什么要伤害龙?

你越解释,村民们屠龙的愿望越是强烈。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你被大家簇拥着,来到了那个熟悉的洞口。

........

外面吵吵闹闹的,似乎听见了你的声音,龙形的爆豪探出了洞口。一群人拿着火把围绕着洞口簇拥着中间服饰华丽的你。你的手中拿着的不再是不堪一击的木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锋利还闪着寒光的宝剑。

爆豪瞬间了解了。

终究还是来杀死自己的。

冷笑了一声,听着别人对你的称呼讽刺地笑了笑,似乎在自嘲,又似乎在嘲笑你。

“神女?”

你不知道该对着他说些什么,手无足措的抓着宝剑,迟迟没有动作。

一阵白雾,庞大的龙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健壮的青年。

金黄色的头发,猩红色的双眼,无疑就是你那天看到的那个人。复杂的表情。

“是你?!爆豪?”

他无视你的问题,抓住朝向他的宝剑。锋利的剑割破了他的手掌,血不受控制的滴落,他丝毫还没有放手的意思。你惊呼了一声。

“不是要来杀我吗?”

他带着你的剑尖,指向他的左胸口。

“来啊,往这里刺,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剑尖一点点刺入了他的身体,触目惊心的深红色血液以惊人的速度从他的手掌与胸口流出,你用力一拔使得宝剑脱离了爆豪的掌控。

“爆豪胜己?!你疯了!!”

见你的动作,他开心的笑了,你第一次见他这样的表情。

“是啊,我疯了。疯了才会爱上这样的你。”



你看见他就这样倒下了。




村民们在你身后发出欢呼的声音,谁也没有注意到你与他的对话。